快捷搜索:

因为马超的动作他又是黯淡了下去不过随即马超

 范强哪知道郭嘉是现去准备所谓的解药去了,他还以为对方听了马超的话后,就去那地方取解药去了呢。所以看着郭嘉离开,他心里有些激动,知道,自己终于算是可以脱离这个什么“三日断肠丸”的困扰了。要说这两日,自己可真是,被折磨得不行。是,表面儿上来看,好像没什么,可自己确实是身心疲惫啊,这给自己的摧残,实在是不小。
 
    范强是自家人知道自家的事儿,自己因为这个毒药,到底是如何了,他还能不清楚吗。
 
   
 
    郭嘉离开后,马超和范强两人闲聊,都是些没有营养的话。反正在马超看来,这只要把这事儿交给了郭嘉,那么一切问题就都没有了。
 
    当然了,自己也不相信,郭嘉连这么个小事儿都解决不好。不过之前他所想倒是挺好,把这个球踢给自己,但是如今来看,自己又踢给他,这最后还是要他自己去解决。本来就是你自己惹出来的,当然还是你来解决更好了。
 
    不过马超心里也清楚,想来自己这么做,一切还是都在郭嘉他所料之中的。毕竟相识那么多年了,他还能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样儿的人吗。自己是懒于解决这些事儿,所以就直接推给他郭嘉了,要不然的话,还是不至于如此。
 
    此时马超则对范强说道:“范强啊!”
 
    “将军,小的在!”
 
   
 
    马超对他笑着点了点头,“这奉孝已经去拿解药去了。你也不必过于着急,他马上就能回来!”
 
    “是,是!小的不急。不急!”
 
    马超心说,看你那样儿。你说不着急,估计傻子都不相信吧。但是这话他不能这么说,实在是跌份儿啊,因此,马超也只能是一笑,说道:“好了,不如说点儿别的吧。怎么说你范强都是为我军做出了贡献,我凉州军的宗旨。就是不会对不起对我军有功劳有贡献的人!所以不知道你有没有什么心愿啊?”
 
    范强一听,心说来了!这就是最为关键的地方啊,如果自己说要加入凉州军,就是不知道马超会不会同意呢?当然了,这他为什么不同意,又为什么能同意,自己还是要想一想。
 
    范强他心里没底,毕竟他除了听说之外,他是半点儿都不了解马超什么。之前和其人的接触,还都是被动的。所以……
 
   
 
    所以他也是有顾虑的,这自己一说,想要加入凉州军。结果马超不同意,那么最后自己只能是退而求其次,管马超要其他好处了。说起来这样儿,范强是不想的。他倒不是为了自己面子,这面子在人家凉州军面前,早都丢到家去了,所以范强所想不是这个。
 
    他想的是,你说你想加入凉州军,可人家真就能给你面子?你范强算个什么啊?说实话。连个屁都不是!无非就是汉军的叛徒,别看是给凉州军办了点儿事儿。但那也是被动的,人家给你面子。说你是有功劳、有贡献,可要是不给你面子,你算个什么?
 
    范强还是有自知之明的,所以他认为,自己必须要考虑好,管马超要什么。除了这个加入凉州军之外,他倒是认为,自己管马超要点儿什么好处,那一般应该还是没有问题的。
 
    马超的大方,可以说是出了名的。至少范强就知道,他听说过,只不过是没有见过罢了。但是今日,也许自己就能见到了,他心说着。
 
   
 
    范强看了马超一眼,只见马超此时是笑呵呵地看着他,那意思想听听他说什么。而此时他则是一咬牙,直接问道:“不知小的提出什么条件,将军一定都能答应?”
 
    马超一听笑了,“范强啊,这事儿可定是要在我们凉州军范围内啊,要不然的话,也是不可能的,对不对?”
 
    范强也是一笑,然后他心说,爱怎么怎么地了,不管如何,这是自己唯一的机会,以后,肯定再也没有了。
 
    所以他直视马超,说道:“将军,小的已经想好了,小的愿望就想加入凉州军,不知道将军能否答应?”
 
    马超闻言一笑,心说还真是,和自己所想一样儿。
 
    “哈哈哈!我当是什么条件呢,原来是这个!”
 
   
 
    范强则问道:“莫非将军是答应了?”
 
    马超摇摇头,范强好不容易整好的心情,因为马超的动作,他又是黯淡了下去。不过随即马超又点了点头,范强这心情又开始激动了,他心说,自己他娘的禁不起这大起大落啊!
 
    于是他问道:“不知将军何意?”
 
    马超笑道:“范强,这么说吧,不是任何人都能加入我军的,你应该明白!”
 
    “是,小的知道!”
 
    “那么你想加入我军,并不是不可以,但却是有条件的!”
 
    “愿闻其详!”
 
    马超点头,“好吧,我问你,你为什么想要加入我军?”
 
    范强是毫不犹豫,直接说道:“小的如今是走投无路。所以……”
 
   
 
    马超听了范强的话后,说道:“你倒是诚实,至于说溜须拍马的话就算了。我只想听你说实话!”
 
    范强之前先是说了一下,自己没地方去了。实在是走投无路,最后想来想去,这投靠凉州军就是最好的出路。然后又给凉州军给马超溜须了几句,然后马超这才说出来这话。
 
    范强,是不好意思地笑了笑,他其实意思很简单,就是先说真话,然后再溜须。这样儿一来,应该能起到不错的效果。结果马超把自己的意思都给讲出来了,这也确实是让他觉得不太好意思。
 
    但是他还算是反应快,“这将军,小的所说都是心里话,肺腑之言啊!”
 
    马超一听,赶紧摆手,心说行了,你可别再说了,于是他说道:“好了。咱们还是接着之前的往下说吧!”
 
   
 
    “是!”
 
    范强他也不敢去说别的,因为他知道,马超其人。那是说一不二的主儿,所以自己还敢去说其他的吗。不敢,因此他也只能是听马超的,毕竟还得人家点头,自己才能加入凉州军啊!
 
    马超是再次问道:“之前你之回答,倒是让我满意,那么第二个问题就是,不知道你如何看待我军,看待如今天下形势的?”
 
    要说一个让马超看重的人。他这么去问,倒是还不难理解。不过一个范强。马超明显没那么重视,可却也这么问了。说白了,不为了别的,显然马超不是想听其人去说什么,只是想着,让范强加入己方,别让他那么容易就进来。
 
    要不这他这么一求自己,自己一点头,他就加入己方了,这来得太容易的东西,人基本都不会去珍惜的。当然马超没指望着范强能如何如何去珍惜,但是他也是想多敲打敲打他。
 
   
 
    范强一听,是赶紧回答,就把自己所想的,都跟马超说了,当然最后也没有忘了溜须拍马,什么凉州军天下第一了,无敌了,将军英明神武,其他诸侯都不是对手之类的,给马超听得,心说这范强还真是,也算是个马屁精了,只可惜啊,这怎么不想想正道呢。想这些旁门左道,有什么大用?
 
    还没等马超再说时他只好说道:“之前范强请求加入我军,不知道奉孝觉得如何?”
 
   
 
    郭嘉一听,心说果然,这范强还是说了,都在自己所料之中,于是他笑道:“主公,这事儿好事儿,要嘉看,我军有了范强加入,也算是给我军增加实力了!”
 
    还能让郭嘉怎么说,他也只能是这么说了,不过在范强听来,郭嘉的话,那就是天籁之音啊,甚至比天籁还天籁。
 
    此时他赶紧向郭嘉道谢,不过那眼睛可是一直都盯着那“解药”,都没有离开过。
 
    马超笑道:“好了,那么我看此事便如此说定了!范强从此你就是我凉州军的人了!”
 
    “诺!多谢主公!”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