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奉孝表现不错看来奉孝以前是已经有所考虑了啊

 马超一看范强这奴才样儿,心说这己方收了这么个人,也真是,怎么说呢,好像没有太大帮助吧。但是也确实,人家给己方做过事儿,别管是主动被动,反正做了就是做了,而且还成功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马超再次说道:“好了,范强,奉孝已经取来了‘解药’,你便在此服下吧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范强可就等着这话呢,所以他是毫不犹豫就点头同意,然后是看着郭嘉,郭嘉一笑,便把解药给了他。说实话,他都知道自己主公的意思,也知道范强的想法,所以郭嘉别看给了其人‘解药’,但是绝对不会那么轻易就让范强什么事儿都没有了。那绝对不是郭嘉的作风,也不是马超的性格。
 
    所以当范强是囫囵吞枣地把‘解药’给吞下后,郭嘉就那么笑着看着范强,笑容中包含了不少东西。(未完待续)
 
 
第五二三章 见马超问询范强(完)
 
    看到范强吞咽下了‘解药’后,此时郭嘉笑着对他说道:“感觉如何?”
 
    范强一听,他是看着郭嘉笑道:“先生,在下感觉很好,好极了!”
 
    如今范强也算是凉州军的一员了,所以和马超、郭嘉他们说话也不用那么太过生疏,从自称小的转变成了在下。(www.MianHuaTang.cc 棉花糖小说)当然了,要说这其中最为根本的原因,其实还是因为他认为自己已经服过了“解药”,至少暂时是不用受制于人了,这束缚自己的东西,可不就是少了很多吗。
 
    结果范强的美梦,马上就被郭嘉给击碎了,只听他说道:“范强啊,刚才忘了说了,这个‘三日断肠丸’,主公是有‘解药’不假,可我刚才去拿的,可不是真正的解药啊!”
 
    可不是吗,郭嘉心说,自己拿的肯定不是解药啊,而是‘解药’吗,这就对了。
 
    范强一听,赶紧是用手指往嘴里扣,那意思他以为吃的还是毒药呢,不过郭嘉一笑,“范强你别这样儿,虽说你刚才吃的不是解药,但却能缓解你三个月,至于说三个月后嘛……”
 
   
 
    范强闻言,心说这什么解药啊,简直就是坑人!是坑药啊!还缓解三个月,那么三个月之后呢,自己还不得毒发身死?
 
    但是他这心里的怨言,只能是自己在心里想想而已,是一个字都不敢对郭嘉和马超说。说实话,他这怕一说。自己是连这三个月的解药都拿不到了,直接让人给咔嚓了。
 
    马超看范强这样儿。显然,他是对郭嘉的表演很满意。并且对郭嘉这个主意,他是赞成的。如此的话,他范强绝对不敢轻易背叛自己,至少自己认为是这样儿的。除非他不想要小命了,谁让他是受制于己方呢,这是事实啊。他不知道的事实,己方知道的“事实”。
 
    范强此时也不扣了,是啊。这也算是三个月的解药了,只是他苦笑着对郭嘉说道:“先生,在下这,这可是真心投靠我军啊!”
 
    然后也同样儿对马超如此说着,“主公,这,在下,这……”
 
   
 
    范强那意思很简单,就是说。我这真心投靠你们,可你们还这么对我,这也真是,说不过去吧。但是他也不敢这么说。也只能是略微表达一下自己的不满而已,再多一个字,他都不敢说了。范强这人不止是胆小惜命那么简单。这人也算是能察言观色,这都是没问题的。
 
    马超知道。该是自己出马的时候了,所以他此时便对范强说道:“范强啊。我也是相信你的。不过咱们是‘打开天窗说亮话’,可是你这确实不是那么太让人放心啊,所以奉孝如此做,我却也是赞成的!”
 
    郭嘉一听,心说主公你高明,什么事儿都往属下这儿揽啊。之前也不知道是谁,暗中给我使眼色,那是什么意思,我还能不知道吗。这如今倒好,不对的都是属下做的了,你主公还是好人啊!
 
    当然这不过是郭嘉心里的几句牢骚而已,其实马超那意思是,你自己去好好处理吧,我就不去多管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范强一听,是在心里苦笑啊,心说这自己真是倒霉透顶,倒了大霉了。这之前就中毒了不说,这如今又让人给制住了,这一样儿是要受助于人啊。<strong>求书网WWW.Qiushu.cc</strong>
 
    不过直到现在,他也没去想想,这个所谓的“三日断肠丸”,是不是真的毒药。其实在范强的心里,这从一开始,他就没有怀疑过,就认为是真的,所以到了如今,他也依旧是没有怀疑过什么。
 
    此时他在马超,也就是自己主公面前忙表决心,“主公,请相信在下的对我军的忠诚,对主公的忠心,我范强……”
 
    马超心说,我要是能相信你这张嘴,我也别混了。真是,那文聘不就是相信你了,结果最后如何了,他照样儿还是要喝了己方的洗脚水啊。这当然有己方的谋划在其中,可却也少不得你范强的实施啊。
 
   
 
    所以你也就骗骗文聘那样儿的人,如果说骗我的话,你这道行还不够啊,再练个十几年吧,也许能行。
 
    不是马超看不上他,其实实在是范强这人,没有什么值得马超去看重的,而之所以马超同意了其人的要求,说白了,那还是给天下人看的。就是说,看看给我军做事儿的,立过功的,己方都没有忘了,哪怕曾经的敌人,如今一样儿是能加入己方,以前如何,那都无所谓了。
 
    这其实就是马超的想法,在他看来,有范强这么一个活着的人,说起来比什么都强。那么天下人去看,也会看到这样儿的情况的,到时候他们就知道了,己方对待有功的人,那确实是不错。
 
    当然了,马超也不认为范强会把自己中毒的事儿,碰到谁都去说。说起来己方的人知道了,那都无所谓,只要外人不清楚情况,那么就可以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其实外人就算都知道了,马超也不会太在乎,至少他可以说。这事儿不是自己干的,当然也不是自己属下干的。不相信的话,就去调查啊。看看其人到底中毒没中毒,那不就结了。要是能从范强那儿查出来他中毒,那可真是天下奇闻了。
 
    所以马超对于这些事儿这些东西,他可是一点儿都不担心,没有什么顾虑。而且如今因为范强他自认为自己是受制于己方,所以自己认为他不会轻举妄动,如此,自己也算是安心放心多了,至少没有那么多顾虑那么多担心了。
 
    所以马超算是暂时放心了。至于说都已经这样儿了,范强还想着背叛自己、背叛己方的话,那么也只能说,这是命啊。但是不让他去接触比较核心的东西,他一个范强,还能掀起什么太大的风浪来呢?
 
    不是马超小看他,而是事实,他范强本来也做不出来什么“惊天地,泣鬼神”的大事儿。
 
   
 
    而此时听了范强给自己表决心。马超一笑,“范强,我还是相信你的。其实你只要好好表现,那么之后三个月内。我肯定让奉孝把解药给你。如今的话,你就跟在奉孝身边做事儿吧!”
 
    “诺!在下遵主公令!”
 
    范强心里是这个无奈啊,不过还算好。这马超说得清楚,自己只要表现好。那么解药自然会给自己。至于说是刚才自己所吃的那种解药,还是真正的解药。这个自己不得而知。但不管是哪个吧,反正只要是解药,那么能保住自己小命,那就比什么都强,不是吗。
 
    然后他是对郭嘉施礼道:“今后还望先生多指教!”
 
    郭嘉一笑,“好说,好说。范强以后你就跟着我,给我军做事儿吧!只要表现好,还愁什么呢?”
 
    “是,是!先生所言极是啊!”
 
   
 
    这范强拍马又开始了,不过郭嘉对此,只是一笑而已,没再多说。
 
    “好了,范强你没什么事儿,就先回吧!你先住在奉孝给你安排的地方,然后我再让人给你安排地方!”
 
    “诺!主公,在下告退!”
 
    范强也知道,这肯定是马超要和郭嘉说什么,却不好让自己听,所以先给自己打发走了。
 
    其实他所想不错,马超就是这么个想法。他也知道,范强对自己,可以说没什么忠诚可言,这要不是郭嘉有一个“三日断肠丸”来限制他,估计他说不定哪天,他就再次背叛了,不过这次的对象是自己而已。
 
    说起来要不是因为堵住天下人的嘴,不让他们说自己什么卸磨杀驴,过河拆桥,也是给他们看,自己都不想去管这个范强,甚至直接给他杀了完事儿。可是这不行啊,因此,就只能是让他加入己方,这都是无奈的事儿。
 
   
 
    不过马超其实已经都想好了,如果这范强他要真是老实的话,不说是兢兢业业,任劳任怨吧,至少能在己方这儿好好做事儿,那么自己确实不会把他给如何。可要是不这样儿,那么自己必然要找个机会,给他杀了了事儿。
 
    对于马超来说,他的想法很简单,一个能为己方做事儿的,哪怕就是微乎其微,只要他真去做了,那么自己也可以留着他。但要不是这样儿,那对己方没有什么好处,反而还可能是个隐患的,那么自己也只能是痛下杀手。是让自己是凉州军的主公,必须要为大局着想啊,如果说杀了一个范强,就能少了不少隐患的话,那么自己很乐意去做这样儿的事儿。
 
    范强走了,马超此时笑着对郭嘉说道:“奉孝表现不错,看来奉孝以前是已经有所考虑了啊!”
 
    郭嘉则说道:“这想来也是主公的想法吧,嘉不过就是按照主公所想去做而已!”
 
    说完,两人是相视大笑。一切都尽在不言中了,真是。
 
   
 
    这样儿的事儿。说起来他们的想法,其实都是一样儿的。说是“英雄所见略同”也好。还是其他的什么也罢,反正马超是知道郭嘉的意思,郭嘉也一样儿知道自己主公的想法,所以也确实是,都心照不宣了。
 
    如果不是因为考虑之后的事儿,没准郭嘉早就把范强杀了,但就是因为有之前马超所想的那些顾虑,所以为了更多的东西,其人还不能杀。不能死,至少现在是这样儿的,而且还不好死在己方的手里,而这也是两人一样儿的想法。
 
    “好了,范强的事儿,暂时就算告一段落了。不过以后还得麻烦奉孝,多多看着点儿其人。虽说如今他是受到我们所制,但是其人到底会如何,咱们都没底。所以还望奉孝多多关注一下!”
 
    说是关注,实际马超那意思就是看着点儿他,要不怎么不让他跟着别人,或者就让他自己做事儿呢。还不是马超依旧不放心吗。
 
   
 
    当然了,他也不是怕,不是怕范强背叛自己。主要是。真出了这么个事儿的话,是会让自己觉得很别扭。而且还是让其他己方耻笑,而且影响还不好。就是这样儿。
 
    在马超看来,这己方还有自己的名声,可绝非是一个范强所能比的。确实,如果不是怕名声不好的话,影响不好的话,他可能早就把范强杀了,这都不算个什么。但是因为很多东西,都在束缚着他,至少无论是曹操、孙策他们是如今自己去进攻的刘备刘大耳,可都是等着看自己犯错呢,有什么可以利用的东西,他们好去抓住。
 
    郭嘉赶紧说道:“诺!主公,嘉省得。其实就算主公不说,嘉也知道主公的意思。所以嘉当然会去多多‘照顾’范强其人的!”
 
    马超听郭嘉这么说,他也算放心了。确实,自己的意思用意,郭嘉都明白,那如此最好,省得自己再多说。如果说自己把他范强放到一个武将手下,估计对方就不一定明白自己的意思。
 
   
    当然马超他可绝对不是去推卸责任什么的,而就是想把这事儿说明白了,那么对谁都好,不是吗。
 
    之后马超是说到了正题上,也就是他如今要问郭嘉的东西,“不知奉孝以为,如今我军在零阳,休整几日为宜?”
 
    马超为什么要问郭嘉呢,其实在他看来,刘备肯定是要四处求援,所以在援军没到之前,自己最好是快速进军,如此的话,这也许就能在曹操、孙策援军没到之前,就占据了刘备武陵的地盘。
 
   
 
    不过马超当然也是有顾虑的,他这顾虑就是,这要是马上就进兵了,这手下士卒,会不会有什么怨言呢。至于说手下的几个将领,他确实不担心什么。不是因为自己说一不二,而是他们也想着能早点进兵,他们也好早立功早受封赏啊。
 
    无论是崔安还是马岱,包括孟达,他们哪个不是这种想法呢。所以马超知道,问他们几个,最后就只有一个结果,那就是希望自己马上进兵,可郭嘉却是不一样儿。就因为他不是武将,而且他还是个顶级的谋士,那眼界想法,自然不是崔安他们所能比的。
 
    所以像这样儿的事儿,马超知道,问郭嘉,那是再正确不过了。就说在演义中,曹操就总听郭嘉的话,这不仅仅是曹操对其人的重视,还是因为作为主公的,确实需要一个决断。
 
    说起来这马超这两种想法都有,也是有利有弊,他这时候也确实不太好去做决断了。因此,一个能给他做决断的人,可以说是非常重要的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