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此时帐外便有探马来报本来探马是给费祎和马岱

  说着,马超三人便进了大帐,果然,进去后,便看到了在榻上的费祎。不过还没等马超他们说什么,就听费祎说话了,“伯瞻你这么快就回来了?”
 
    结果马超是摇头一笑,没出声,更是没说什么,直接就找地方坐了下来,然后对着郭嘉和范强两人也比了个坐下的手势。
 
    费祎一听没动静,他赶紧是一睁眼,然后便看到了已经坐下的马超三人。他是忙下了榻,对着马超说道:“属下不知主公到来,还请主公恕罪!”
 
    马超一笑,“哈哈哈!文伟不必如此,何罪之有啊?倒是我们来得突然,却是没让你休息好啊!”
 
    他心里还能不清楚吗,如果不是因为实在是劳累的话,费祎绝对不会在白日的时候,就直接倒在榻上,那不是其人的性格。
 
    费祎也是一笑,“主公,这两日确实,有点儿累了。”
 
    马超点头,“我都明白,文伟却是辛苦了啊!”
 
    “劳主公挂怀了!有主公这话,属下就是上刀山,下火海,也在所不辞!”
 
    马超笑着点了点头,然后对其说道:“其实我此次来,是因为……”
 
    他简单说了一下,自己和郭嘉还有范强来大营的目的。当然这也是有选择说的,比如马超就没说自己三人是穿着己方士卒的衣物,偷偷在大帐后面去听人家说话。像这样儿比较丢人的事儿。马超还真是,不会去说的。
 
    费祎听完。也是连连点头,最后他则说道:“主公如今想必已经有了想法?”
 
    马超笑道:“我倒是想先听听文伟的意思?不知道如何啊?”
 
    费祎闻言说道:“主公。属下在大营中,也算是对士卒有所了解。”
 
    马超点头,这个他还是相信的,毕竟此时费祎他才是这儿的主将,是自己亲命的。所以他说他对大营的士卒有所了解,自然不是什么假话。
 
    然后费祎继续说道:“据属下所知,可以说绝大多数的我军士卒,他们还是希望自己能多休息两日的,不知道主公是否听到了这样儿的话?”
 
    刚才马超只是简单给费祎讲了几句。更多的,他没说。所以听到费祎讲到这儿,马超也在心里说着,费祎对士卒果然是挺了解,要不可不会如此。
 
    他点了点头,“确实,文伟所说,我确实是听到了一些!”
 
    听到自己主公承认,费祎再次说道:“所以属下的意思也是和士卒一样儿。是希望主公能让他们多休息两日的,如此的话,对己方更好!”
 
    费祎想听自己主公赞同自己的声音,结果却是让他失望了。因为他听到自己主公此时向自己问了一句,“不知道文伟觉得,如果我们进兵晚了的话。这曹孟德兖州军和孙伯符江东军都来了,那对武陵之战事。可是大为不利啊!”
 
    这,费祎一听。难道说自己主公不赞成自己的意见吗?不过他稍微一想,就否定了,他知道自己主公肯定是赞成的,只是他是想听听自己是如何看待这个事儿的而已。
 
    所以知道了这些之后,费祎便说道:“主公,属下却不这么看!”
 
    “哦?那么一文伟看来,该是如何呢?”
 
    费祎一笑,随即问道:“属下敢问主公,这我军士卒,是否很重要?”
 
    马超则是笑道:“那是自然!”
 
    “那么如今士卒的声音,想来大多还是想休息。当然是在一定程度上的休息,那么主公难道不该听从他们的想法,晚几日进兵吗?”
 
    听了费祎的话后,马超大笑,“好,文伟所说,正是我所想,说起来,我就是这么个想法!看来可真是‘英雄所见略同’啊!好,好啊!”
 
    这时候马岱从帐外进来,他之前都没听到,就听自己主公说所见略同,又是好的,因此他是忙问道:“不知主公所说,是什么好?”
 
    马超也没隐瞒,就把自己之前和费祎所说,都对马岱说了。本来依马岱的意思,当然是越早进兵越好了,那样儿的话,自己也好带兵去攻城,也好立功啊。但是看自己主公这意思,显然他是不想这样儿,所以马岱也没多说,因为他都知道,说了也没用。
 
    最后他也只能说:“主公所说甚是,属下也觉得很有道理!”
 
    马超看了马岱一眼,心说你马岱可没说真话啊。但是此时此刻,说不说真话,对马超来说,都不重要了。重要的是,马岱的态度,他是同意的,那就足够了。
 
    最后马超对几人说道:“传我军令,就说三日后,我军再进兵酉阳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看来之前的东西确实是起到了作用,费祎和马岱心说,这自己主公直接就是说了三日后,再进兵。是从今日开始,三日后,确实能让士卒休息好。
 
    说起来进攻零阳,己方士卒确实是累了,但是也不至于是那么劳累。毕竟最后也算是很轻松就拿下了,这个是很重要的。
 
    马超这边刚说完,此时帐外便有探马来报,本来探马是给费祎和马岱两人报信的,结果一看自己主公和奉孝先生都在,所以他只能是对自己主公说了,因此禀报道:“报主公,魏延军已经撤退!”
 
    马超一听,心说魏延已经撤了?他这是不想和自己打了?还是……
 
    此时他看了眼郭嘉和费祎,那意思让两人说一下,不过他先是给探马打发走了。
 
    这时候郭嘉先说话了,“主公,嘉认为,这魏延确实是真撤兵了!”
 
    马超闻言,是疑惑地问道:“奉孝的意思是,这魏延不准备和我军再战了?”
 
    郭嘉点了点头,不过却又摇了摇头,而马超则是忙问道:“奉孝何意?”(未完待续……)
 
 
第五二六章 文仲业逃到酉阳
 
    马超心说,和你们文士说话,就是费劲,很多时候,你们都是先说一半,然后自己再问,你们再说另一半。txt全集下载www.80txt.com
 
    郭嘉则说道:“主公请想,这魏延魏文长因为之前我军占据了零阳,他还未与我军交锋,因此其人急切想要与我军一战!”
 
    马超点头,这之前不都完事儿了吗,所以郭嘉是再次说道:“而那个时候,他吃了我军的亏,因此如今他想要撤兵,不是不难理解!”
 
    “但是奉孝,不知他是真撤退了,还是”
 
    这是马超所问,就见郭嘉一笑:“主公,嘉以为,这魏延确实是真撤退了。不过其人绝对不会就此善罢甘休,想来他一定是去了酉阳,投靠文丑,还想着与我军再战!”
 
    马超一听郭嘉这话,他觉得真是很有道理啊,要说这绝对不是没可能的,还真是可能如此!
 
   
 
    不过不管是什么情况,反正此时此刻,魏延是走了。马超也没让人带兵去追,在他看来,就是穷寇莫追。这魏延能在大白天撤退,要说他没有一点儿防范,自己都不相信。自己敢肯定,其人还就等着自己去追他呢,不过自己不去追击,看他还能如何。
 
    显然马岱也是想到了这个,所以他也没主动去说,让自己主公允许自己去带兵追击魏延。因为马岱也有顾虑。人家能没有埋伏没有伏兵吗,估计他魏延就等着己方去追击呢。然后他好报了之前的仇啊。
 
    因此马岱也没主动去说什么,他也算是了解自己主公那性格。反正他总说,穷寇莫追。连平时胜了,也都不一定让自己这些人再追,所以就更别说是这个时候了。
 
    不过在马岱看来,这自己主公不让自己这些人带兵追击,也不能说就是怕了他们,只是怎么说呢,好像不想把对方逼得太紧了,所以
 
   
 
    魏延确实是带兵撤退了。这是一点儿都不假,此时此刻,已经是带着那几千人,离开了零阳,奔向了酉阳的方向。
 
    说实在的,魏延他这次觉得自己很憋屈,也可以说自己是没有想到很多东西。这第一就是文聘的事儿,自己是真没想到,这文聘才守住了几日。这零阳就丢了。他当然没觉得凭借文聘的本事,才能守得住这么几日。可是事实摆在眼前啊,这零阳丢了,这上哪儿说理去。所以这就是他第一个没有想到的。也是魏延心里边儿最憋屈的。
 
    因为自己都没和马超凉州军shu.cc更新快,网站页面清爽,广告少,无弹窗,最喜欢这种网站了,一定要好评]
 
    所以在魏延的心里,他是给文聘埋怨透了。但是如今文聘也不在他面前,他也知道,这自己埋怨其人,也没有什么大用。并且零阳丢都丢了,自己败也败了,所以还这是,没有什么太多说的了。
 
    但是等自己再看到他文聘文仲业的时候,自己必然要牢骚几句。是,自己不会把所有责任都推给他,但是他文聘不可能一点儿责任都没有吧。这事儿就算是到了主公那儿,也是自己占理,他文仲业才亏心!
 
   
 
    说起来文聘,当然带着残兵到了一路向西南,到了酉阳,见到文丑后,他是这顿诉苦啊。
 
    听了文聘一番话,文丑是直皱眉,他此时问道:“我说仲业,这你可不对啊!你难道就没仔细想过,这我好好在酉阳守城,何时能跑到那零阳去?”
 
    文聘一听文丑的话,他是苦笑了一下,“说的就是啊!不过当时我其实也这么认为了,可我还想了,这自己都能明白的事儿,难道凉州军就不明白了?而且当时那个范强,他是把这事儿说得是有鼻子有眼的,是不得不让你相信啊!”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