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就听郭嘉再次说道不错你也别急这解药就在主公

 
    毕竟范强一个人,他终究会觉得自己是势单力孤啊。但是多一个人,他不止是觉得有点儿底儿,再加上有人撺掇,他还真是不一定能干出来什么事儿。(。。)
 
 
第五一九章 带范强欲见主公
 
    范强跟着郭嘉来到了早已给郭嘉安排好了的住所,两人前后脚进了屋子。<strong>小说txt下载Http://wWw.80txt.com/</strong>¥f
 
    “坐吧!”
 
    “谢先生!”
 
    没办法,这小命都在人家手里攥着呢,这范强不敢不对郭嘉客气点儿,要不然的话,自己的命不要了?他可知道,别看郭嘉笑起来好像是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,可有几个不知道的,就这样儿的人,那心才狠呢。就看他一点儿都没犹豫就给自己喂毒药,其实就可见一斑了。
 
    郭嘉看范强紧张这样儿,心说你在文聘的面前,还好是没这么样儿,要不被其人给发现的话,己方今夜可就进不来这零阳城了。至于说郭嘉怎么知道这个,是啊,要不这样儿的话,如今己方计策不就败露了吗。那么计成,当然就说明问题,郭嘉也明白,自己给范强其人的压力,自然是比文聘要大。怎么说他小命都在自己手上呢,当然这是范强自己认为的。
 
   
 
    郭嘉此时对其人笑道:“这范强啊!”
 
    “先生,小的在!”
 
    郭嘉点了点头,“不管怎么说,如今你也算是对我军有功之人,所以也别太拘束了,就和平时一样,不用太过紧张!”
 
    范强一听,心说你还知道我对凉州军有功劳?那你怎么就不主动把解药给我啊?但是这话,他是半个字都不敢说,因为范强害怕啊。一旦自己这么说了,郭嘉再翻脸不认人。那么自己死都没地方去说理去啊。这最后就是白死了而已,这自己可不是人家对手。不是吗。
 
    “是,是!一切都听先生的!”
 
    郭嘉看其人这样儿,心说用当时那所谓的“三日断肠丸”来对付这个范强,这步棋还真是,走对了。也许别的方法,对其人也不能说就一定没有用,但是要像如今这样儿,估计很难吧。
 
   
 
    郭嘉倒是没太多得意,毕竟这作为一介文人来说。他虽说不认为自己就一定要永远都光明正大,但是像这样儿欺骗别人,而且还是用中毒这个来说事儿的,其实郭嘉还是很不耻的。但是为了己方为了自己主公,为了自己计策能成,他却是不得不这样儿。可要是有其他更好的办法,郭嘉却不会这样儿。
 
    可范强这人,郭嘉虽说接触不多,但是如果你不去掐住其人的命脉。戳到对方的软肋,那么今日他能投降你,明日他就能投降别人。所以为了能辖制住其人,郭嘉也不得不出此下策了。结果果然,效果很好。
 
    而此时范强和郭嘉说完,他算是能好了一点儿。<strong>棉花糖小说网Mianhuatang.cc</strong>但是一看,其实和之前也没差太多。不过对此。郭嘉也不准备再多说了,因为没有什么意义。
 
    此时他则问道:“范强你有何话就直接说吧。这大半夜的,说完了,好早休息!”
 
   
 
    范强一听,心说我来做什么,你还能不知道?明知故问啊,不过他还是拱手道:“是!这小的深夜打扰先生,确实是过意不去,这”
 
    郭嘉一摆手,“有话就说,其他的便算了!”
 
    看着郭嘉好像一副不耐烦的样儿,范强也不敢说别的,只好说道:“先生,之前小的身中‘三日断肠丸’,当时先生答应了小的,”
 
    听完郭嘉一笑,点了点头,“你所说,我都知道。不过说起来这解药,如今却是不在我手中!”
 
    听了郭嘉这么说,范强一下就急了,敢情自己这费了这么大劲,找到你郭嘉,然后你就这么答复自己的?
 
    不过他刚想说话,却是让郭嘉给打断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就听郭嘉再次说道:“不错你也别急,这解药就在主公手中,所以你要是急着要,那却也只能等着白天的时候了。“
 
    范强听郭嘉说完,心里是直翻白眼,心说,这真的假的,你最清楚,我是不知道。但是他看郭嘉那语气,确实不太像假的,所以范强还是选择相信了。或者说他信还是不信,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如今的郭嘉,确实是不准给他解药。要不然郭嘉要是重视的话,直接去找马超了,也不是不可能,所以范强知道,自己却还是不如人家眼啊。
 
    就说范强他还算是有自知之明吧,还知道郭嘉是如何看他的。不过他却选择性地遗忘了,郭嘉可能是故意如此的,实则是他有解药,就是如今还不想给自己。
 
    可实际情况是什么,也许范强永远也不会知道。当然了,事情也没有那么绝对,这事儿确实,不好说啊。天下哪有不透风的墙,所以
 
   
 
    “时候不早了,你还是早些回去休息吧,对了,我让士卒给你安排个地方,上午的时候,再带你去见主公,如何?”
 
    范强敢说个不字吗,而且这郭嘉说起来还算是做得不错,至少范强要是自己一个人去处理的话,没有郭嘉安排,那么他也许只能是露宿在外面了。但是郭嘉还算是够意思,说让士卒给他准备个地方,所以他是忙说道:“多谢先生!如此却是麻烦先生了!”
 
    郭嘉闻言。则是笑着摆了摆手,然后找士卒进来。说道:“带此人下去,安排好地方。此人明早要与我一起见主公。不得怠慢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士卒一听,不管怎么说,无论范强是何身份,但只要有郭嘉这话,就不会有人对他如何。而且郭嘉说得很清楚很明白,要带着他一起见主公,可以说这人是个有用的人。
 
   
 
    至少士卒也清楚,自己这先生绝对不会去带着一个没用的人去见自己主公的。所以,不管如何。这自己也不能怠慢了对方。
 
    其实郭嘉的话无非就是说给范强听,至于说让士卒客气点儿,他倒是也没有觉得如何。毕竟范强也算是为己方做了一件大事儿,所以让己方士卒对他客气些,郭嘉也真没觉得有什么的。说起来己方就和自己主公所说一样儿,朋友来了有好酒,那么敌人来了,迎接他的也就只有刀枪了。
 
    虽说郭嘉也没有认为范
    虽说不至于把他当成大功臣一样,去如何如何,但是基本自己可以肯定,自己主公估计能让他加入到己方阵营当中。至于说其人的忠诚,这倒是问题,不过只要不让其人去接触己方那些比较核心的东西,那么自己认为,他一介小人物,其实也掀不起什么太大的风浪来的。
 
    而且他真投靠己方的话,难道自己还不会去防范其人吗,所以
 
    甚至郭嘉觉得,这范强不是害怕毒药吗,那么自己也许就能在这上做点儿文章,这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儿啊。
 
   
 
    士卒带着范强下去了,看到他们离开后,郭嘉一笑,然后自言自语道;“我这如今终于是能休息了啊!”
 
    他也知道,这自己休息确实是晚了,不过一切都是值得的。而且这在外行军打仗,这么晚休息,其实倒也不是什么难遇到的,所以他其实也算是习惯了。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