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有什么动静的凉州军大营魏延虽说感觉到了一丝

 至于说范强的事儿,到了上午的时候,自己自然是要带着他去见自己主公的。至于说自己主公会不会跟着自己往下说,那都没有问题。毕竟他早知道了自己是如何去对付的范强,所以到时候自己这么一说,他就能接着往下说,自己其实不用太顾虑什么的。
 
    如果说真要去担心的,那还不如去想,如何能控制住其人,不指望其人对己方对自己主公忠心耿耿,但求其人关键的时候不背叛,那就可以了。
 
    当然郭嘉也想了,这要是对方背叛,那么只要自己知道,那未尝不可以利用一下啊。
 
   
 
    不过与其这样儿,他其实还是希望没有这样儿的事儿。毕竟郭嘉他还是不想看到己方的人背叛的,那样儿让他感觉特别不好。确实,没有几个人喜欢叛徒,不是吗。
 
    就这样儿,几个时辰后,郭嘉才由睡梦中转醒。哪怕是己方得胜,夺取了零阳,可郭嘉他依旧没睡懒觉什么的,本来他也不是那样儿的人,说起来也就睡了不到三个时辰吧,他就已经起来了。
 
    这也算是他的一个习惯吧,郭嘉还不是那么嗜睡,而且他也喜欢早晨还有上午,所以至少在巳时之前,他还是能起来的。如果换成一个其他人,那可就未必如此了,但是郭嘉,还真是没有问题。
 
    也不知道范强如今起没起来,郭嘉心说。不过他起不起,自己这个时候都得让他起来了,毕竟说好了带他去见自己主公,自己不好食言,而且也不能就自己这么一个去啊。
 
   
 
    因此,他去找了范强,还别说,范强也起来了。他是不得不早起,因为睡觉的时候,他本来也没有睡好。毕竟这担心自己的小命,他要是能睡好才怪了。所以一听是郭嘉来找他,他是赶紧跑了出来,“先生,您来了啊!”
 
    看着范强满脸堆笑的样儿,郭嘉也不知道自己是应该笑啊还是应该如何。说起来这对方如此,和自己是关系很大的,但是自己觉得自己的所谓作为,那却是半点儿都没错。如果再重来一次的话,自己依旧是要那么去做,都没有什么说的。
 
    他也不是没想,这自己主公当时把范强交给自己和费祎两人,其实他的结果,就一定是注定了。当然了,自己主公倒是没有想到,自己牵制其人的想法,会是那样儿的。但是再来一次的话,自己还依旧会那么去做,没有什么说的。
 
    毕竟那么做的结果,如今谁都清楚了,自己所作没错,而且还算保险,这才是最为重要的。(。。)
 
 
第五二〇章 谋士计算计魏延
 
    郭嘉笑道:“之前都和你说了,要带你去见主公,如果不知你都准备好了没有?”
 
    范强是谄笑道:“回先生,小的都已经准备好了!”
 
    郭嘉点头,“好,如此的话,你便跟我来吧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范强是心中激动,高兴,知道,这见到马超之后,自己的事儿就算是能解决了。[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求书 小说网www.Qiushu.cC]本章来自于 笔趣窝 主要是自己的事儿就是保住自己的小命,除了这个,还有什么比自己小命还重要的呢。
 
    说起来他之前,也就是范强他还没有见到郭嘉的时候,他确实是没想到,这自己最后还需要再去见马超。要真说起来,他对马超的印象,还是有阴影存在的。一想到马超当初对他所说的那话,他如今还依旧是不舒服,实在是太那个什么了。如果真不是万不得已的话,他是绝对不会去见马超的,实在是要人命啊。
 
   
 
    郭嘉带着范强去请见自己主公,他知道,这个时候自己主公应该是用过朝食了,估计就在屋中歇息。而自己带着范强去见他,可以说是正好吧。
 
    不过他心里也清楚,这自己带着范强去,想必自己主公绝对会惊讶一下,毕竟他可不知道,自己还能带着此人来这儿求见他,所以
 
    果然,当马超看到郭嘉和范强一起过来的时候,他确实是稍微惊讶了一下。如果说对于郭嘉来这儿。马超是意料之中的话,但是对于范强。他确实是出乎意料了,是意料之外的啊。
 
    不过他依旧笑道。“看来奉孝今日来我这儿,可不止是为了昨夜战事来的吧?”
 
    马超所说的战事,可不是说之前和文聘的战事,而是之后魏延去带兵进攻己方大营的事儿。
 
    如果要说起来这个,却还得从头说起。之前马超带着众人进了零阳,简单说了两句,便打发众人回去休息了,唯独郭嘉,他是最后一个离开的。
 
   
 
    “奉孝这是有话要说?”
 
    这么些年了。<strong>最新章节全文阅读WWW.qiushu.cc</strong>就像郭嘉了解马超一样儿,马超一样儿是了解郭嘉。而且也不得不说,这郭嘉唯独是他没走,这不就说明他有话要说吗,要不然的话,他绝对不会如此啊。
 
    郭嘉闻言一笑,“确实!嘉正是有几句话,要与主公说!”
 
    马超听了郭嘉的话后,他则是正色道:“好!奉孝有话。但说无妨!”
 
    “诺!主公,是这样儿的,如今虽说文聘已经被我军打退了不错,可魏延却依旧是带着八千人。在我军身后!所以依嘉下来看,也就是今夜,其人必将带兵来趁夜袭击我军大营!所以大营就只有文伟。而依嘉来看,不如派人在大营等着其人。如此才对我军更为有利啊!”
 
    马超也不得不承认,郭嘉的话。那确实是有道理的。如果说之前自己也是想了一下,不过却是没有重视。但是如今郭嘉这么一说,自己就不得不去重视起来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所以马超也难得皱眉,不过在郭嘉面前,他顾虑当然是少了。可如果换成是还有其他人在的话,马超就绝对不会如此的。哪怕是皱眉,他也会马上便舒展开,这就是一个主公需要去考虑多方面的东西,而且在自己得力的属下,信任的属下面前,和所有人面前,自然就是两种不一样儿的情况、态度。
 
    而此时他则问道:“那么依奉孝之意,我军如今具体当如何?”
 
    虽说郭嘉之前也简单说了一下他所想的,可马超还要听听他更为具体的。
 
    郭嘉此时一笑,便把他所想,对自己主公说了一下,无非就是让马岱带兵去埋伏,如此而已。凭己方的速度,还有零阳城和己方大营的距离,绝对会比魏延先到。而等其人来大营的时候,估计就已经是步入己方早已给他准备好的埋伏圈中了。这便是郭嘉的想法,而马超一听,他就直接点头同意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“如此甚好,我看便这么去做吧!”
 
    说完,郭嘉便告退了,至于之后自己主公如何和马岱去说,这就不是郭嘉所要去考虑的了。
 
    他就只是负责出主意,至于其他的,他还不至于管那么多。而马超见马岱,郭嘉不在这儿和在这儿,其实都没有什么大区别,所以马超也为了能让他早回去休息,因此就没有让他留下。而且自己和马岱两人对话,也是没有其他人在更好,自己是没什么,主要是马岱,自己这个族弟,确实是不太喜欢那样儿。因此郭嘉没在,其实是再好不过了。
 
    最后听了自己主公说完,马岱是带着三千人马,直接回到了己方大营。他一回去,还让费祎有些纳闷,“不知伯瞻将军此来是为了难道主公有何吩咐?”
 
    马岱一笑,就把自己主公的话,对费祎讲了一下。费祎闻言是不住点头,说起来他确实是不太擅长去治军还有统兵打仗,所以来了这么一个大将,他自然是欣喜的。
 
   
 
    所以费祎他也没多言,毕竟对于郭嘉的本事,还有自己主公那眼光,他是非常相信的。而且费祎他其实也想了这个事儿,不过就是没有郭嘉那么确定。
 
    至于说真要是没有这个事儿的发生,那么就更好了,因为那样儿的话,这己方也不用有什么伤亡,算是保存了一些实力吧。他还不清楚吗,这之后还有都少战事,如今的人马说起来,却还是少啊。
 
    马岱找地儿埋伏,费祎则还是和平时一样,至少从他表情上,确实是看不出来什么。
 
    当魏延带兵来到凉州军大营的时候,发现这对方果然是没有什么防范,这难道就是天助我也?魏延在心中说着,但是他却还是没敢太过大意,因为那样儿的话,最后吃亏的还得是自己。但是如今已经算是箭在弦上了,却是不得不发啊。
 
   
 
    看着貌似没有什么动静的凉州军大营,魏延虽说感觉到了一丝不对,可却知道,如今自己不能往后退了,所以对着己方士卒一摆手:“弟兄们,随我杀啊!”
 
    “杀啊!”
 
    要说魏延的意思就是,这凉州军已经累了一会儿了,所以这自己来夜袭他们,这应该是己方占优势。可他却是没想到,哪是那么回事儿啊。
 
    当魏延带兵冲进去的时候,就碰到了马岱,只见他对着魏延是哈哈大笑,“魏文长,你束手就擒吧!我已经等你多时了!”
 
    魏延一看,这敌将是,马岱?不好,他知道,这时自己是碰上硬茬了,因此他也只能是硬着头皮上了,总不可能直接带兵撤退吧,那样儿可就是大错特错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此时魏延大喝道:“马岱,我怕你不成?”
 
    说着,是摆开兵器就向马岱攻去,两人的武艺,肯定还是魏延技高一筹,这都不用说了,但是在这个时候,魏延虽说他武艺比马岱高,可却真是无心此时的战事,所以没有把自己武艺都给发挥出来,因此,他和马岱刚开始,是战成了个平手。
 
    魏延知道,这自己是不占优势,可却也没有办法,如今的情况,还是赶紧让己方士卒撤退吧。其实这个时候,两军的士卒已经是拼杀上了,但是暂时,一时半会儿,却是也不会到了那大规模不可开交的战斗中。
 
    因此魏延此时是大喊道:“各位,快退,快撤啊!”
 
    他就知道,己方士卒一听自己如此喊,肯定马上就得败。可自己不到迫不得已,却也不会如此,所以自己也认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说起来,这自己中了人家的计,这也不算是什么丢人的事儿。至少魏延就知道,这绝对是郭嘉的主意,而自己今夜栽到了郭嘉这个鬼才的身上,自己可不屈啊。
 
    马岱听魏延如此喊叫,他就知道,这魏延看今夜风向不对,所以是赶紧带着人马撤退了。(。。)
 
 
第五二一章 见马超询问范强
 
    知道魏延要跑,但是马岱岂能是让他轻易如愿,所以在魏延喊着让士卒撤退,他逃走的同时,马岱已经是追了上去。mianhuatang.cc [棉花糖小说网]
 
    而且他口中也是大喊着:“魏延。心说自己武艺绝对不会在这个马岱之下,可今夜就是没有感觉,发挥失常,以致于和这个马岱差不多水平了,真是憋屈死了。自己要真是这水平能,那可真是,什么都别做了。
 
    可虽说心中抱怨,但是魏延心里却还是说着,老子今夜虽然不在状态不假,可却依旧不惧你马岱。不信你追过来试试,看我怎么对付于你!
 
    在魏延看来,不管自己如今情况如何,但是至少对付马岱,其实还是没有问题的。
 
   
 
    所以当一堆凉州军士卒拦住了魏延,被魏延杀死杀伤,而马岱趁机追了上来后,魏延是大喝了一声,“来得好!”
 
    然后他便一刀向马岱劈了过去,这绝对是势大力沉,绝非一般般的招式。魏延终究是个一流武艺的武将,所以怎么说都不是马岱这个二流武艺的将领所能比较的。因此就这么一招,却是让他不好招架了。
 
    而马岱用自己兵器架了一下,不过却是被震得双臂发麻。结果魏延则是趁机跑了。不是他害怕,主要是他知道。如今自己只能是赶紧走,至于说其他的。这只要自己不败得惨,那么就比什么都强,至于说还想着胜利,那绝对是白日做梦,不对,这是夜晚,所以应该说是痴人说梦吧。
 
    看着魏延远去的背影,马岱还没有来得及追,就被费祎给喊回去了。费祎对马岱大喊:“马将军。马将军,回来吧!”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