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是在郭嘉的算计之下马岱和费祎两人的严防下魏

 
    听到费祎所喊,马岱确实就不动了,毕竟他也知道,这自己主公都总说穷寇莫追,自己可还没有忘了,你知道不知道人家有没有什么埋伏?尽管马岱也不相信这事儿,可确实,他是不得不防。<strong>棉花糖小说网www.MianHuaTang.cc</strong>毕竟有些东西就算是没有。但是在你的想法中,这却不是不可能发生的。也许不会发生,但是你敢肯定吗,所以……
 
    马岱带马。来到了费祎身边,“文伟先生,辛苦了!”
 
    费祎一笑。“没什么,倒是将军。不追上去就对了。哪怕魏文长其人没有什么阴谋诡计,可这么晚了。将军却是不宜带兵深入啊!而且……”
 
    马岱连连点头,他知道,费祎的话,那可都是金玉良言。而其人对自己说,可没有什么责备自己的意思在里,自己反而是听出了其人不少的关心,关注。
 
    听了费祎的话后,马岱一笑,“还请先生放心,我一定不会轻举妄动的!”
 
   
 
    费祎听了马岱的话后,他一笑,“如此最好,甚好!”
 
    他是不得不担心马岱,不为了别的,就只是为了其人是马超的亲族弟,就看这一个身份,就知道一二了。如果说自己主公很可能某一日他谁都不相信了,但是自己却认为,他肯定还是一如既往地相信马岱的。不为了别的,就是因为他们都姓马。俗话说,这“一笔写不出来两个x字”来,所以……
 
    他当然是担心马岱,也是给自己主公面子,更是他要亲自看看,马岱其人到底如何,这确实是很重要。
 
    结果还算是让他满意的,毕竟自己的话,马岱还是听进去了不少的。自己倒是没指望着他都听进去了,都去听了。可他只要大致上能和自己所想一样儿,那么基本也都没有问题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于是就这样儿,准确来说,是在郭嘉的算计之下,马岱和费祎两人的严防下,魏延算是无功而安,直接退了回去。当然了,其实郭嘉和马超也都相信,就算是没有他和马岱,这就光凭费祎一人,也一样儿是对付得了魏延了。
 
    至少费祎除了不善兵事之外,其他的倒是都还不错,主要是其人已经是想到了魏延的一些情况,所以也算是有心人了。因此哪怕没有郭嘉和马岱,就他一个,也照样儿是能对付得了魏延。主要是魏延不知道具体情况,而费祎却是预料到了一些,所以有心算无心,谁更有胜算。
 
    魏延是憋屈地带着残兵回去了,可以说他是憋屈得不行。说起来这他在凉州军大营的战事,一下就结束了,其实根本也没有很短的时间,都是他们双方士卒拼杀,还有马岱对魏延,这可都是不能缺少的。
 
   
 
    虽说最后魏延不是狼狈不堪地回去了,可却也算得上是灰头土脸。而他回到己方大营后,第一个所下的命令就是,己方全军,兵退十里!
 
    这也是他之前说思考的,这样儿的话,对己方才更有好处。至于说如此作为,己方士卒士气要大降,这却也是没有办法。本来之前,这己方士卒就没有多少士气,如今这虽说少了,可和之前相比确实没有太大的差距。
 
    在零阳很内,却还没有休息的马超,临睡之前,他听到的最后一条消息就是,魏延劫营,失败而归,最后甚至兵退十里,以避我军的风头。
 
    而对此,马超不过一笑而已,对他来说,这魏延都是什么意思,他还不清楚吗。不过如今的情况,对他们,可以说是殊为不利啊。
 
    零阳丢了,然后文聘遁走,这对魏延来说了,这就是他认为自己所经历最为倒霉的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以上就是马超昨夜在郭嘉走后,他所经历的。当然了,他也不知道,郭嘉对这些了解不了解,还有如果了解的话,这到底是了解多少,这也是个问题。不过此时此刻,他看到了之前就已经被自己给扔到郭嘉和费祎那儿的范强,他确实是有些惊讶。
 
    而郭嘉此时则把范强为何来找自己,他给马超说了一遍,其实简单来说,就是那“三日断肠丸”的事儿,“主公,如今也只能求您开恩了,别再让范强受苦了,还是把解药给他吧!”
 
    范强一听郭嘉这么说,他心里是挺激动也挺高兴的,对他来说,这可算是郭嘉在他主公面前,给自己美言了,而且他还特意说了,自己之前算是立下了功劳,所以,他马超只要一高兴,那么自己的命不就保住了?而且看着样儿,这事儿估计就是八/九不离十了,不信的话,那就拭目以待吧。
 
    果然,在听了郭嘉说完,马超是点点头,心说这范强,倒还真是给己方帮忙了。---
 
    自己肯定不会忘的,确实,至于说他范强确实是被动不假,可只要是真给己方帮忙了,而且还是帮大忙的,自己肯定不会把其人给忘了的。哪怕其人是被动的,可他立功了,这却是事实啊。
 
    所以马超对范强一笑,他也知道,这其人是怕这个毒药,以你马超是特意没直接去说毒什么的,而是说道:“这你所需要的东西,确实在我手中,但是如今却是有几个问题,想要问问你,不知道你觉得如何?”
 
    范强一看,这么一听,心说什么?这事儿自己还得自己去回答问题?有天理没有了?
 
    不过看到马超这认真表情,看着郭嘉这期望的神情,还有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,范强是一咬牙,只好是硬着头皮说道:“将军请讲,小的一定是‘知无不言,言无不尽’!”
 
    马超一笑,说道:“好,那么如此,这我第一个想要问的,便是文聘……”
 
   
 
    范强一听,心说这是什么问题?但是马超都如此问了,他可也不可能不说,更何况这是他所知道的呢。
 
    因此,范强说道:“回将军,这……”
 
    说起来马超也不是说就非要知道一些事儿,可他却是喜欢如此。(未完待续。。)
 
    ...
 
    ...
 
 
第五二二章 见马超询问范强(续)
 
    昨天有事儿没更新,对不住大家,今天补上昨天的
 
   
 
    主要是马超觉得,这反正也没有什么事儿,那么没事儿问问这范强几个自己想要知道的问题,这也不算什么吧。<strong>最新章节全文阅读qiushu.cc</strong>当然了,他也有消磨时间的意思在里。
 
    而范强呢,他对马超的问话,自然是不敢不去回答,也不可能。除非是他不知道的,就像之前他所说一样儿,是“知无不言,言无不尽”。
 
    所以在马超的询问下,他是把自己知道的,都给说出去了。上一次是被马超逼问,而这一次呢,虽说也是他受制于人,但却还算是他主动去说的。不过上次范强所说是自己的事儿,而这次倒是换成了去说别人,他这更没有什么负担了。
 
    范强还算清楚,这自己
    因此,他也是羡慕啊,以前那是没有机会,可如今这机会不是来了嘛,所以范强是想要给马超留下好印象。这样儿的话,自己没准就能被他看中,加入凉州军。这也算是他如今的想法,也算是他的一条出路了。至于说其他的,他确实没觉得还有什么比这更好的路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马超听着范强所说,他是不住点头,心说这个范强啊,还真是配合。要说他实际上,是没有中毒,但是他自己却不这么认为啊。所以这可以说他应该是深恨自己和郭嘉两人的。可是如今再看看其人,根本就没有那样儿,那么这是不是就说明什么问题呢。
 
    在马超看来。这范强这不算什么反常的举止,只是他觉得,如果说其人要说一点儿都不怨恨自己和郭嘉,那不可能。可是却因为他还有其他的想法,所以就没这样儿。而对于这些,自己可以说还算是比较了解的。
 
    对此,马超看不上其人这个,毕竟这他范强为了自己出路,把其他什么都给抛到一边儿去了。这他可不认为范强是什么忍辱负重。而是有奶就是娘。说实话,如果给他好处足够的话。估计他都能把他爹给卖了,这都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儿。所以马超确实是看不上他。就因为这个,要不然范强真是恩怨分明,马超还能高看他一眼,或者去忍辱负重什么的。
 
   
 
    此时马超该问的也问过了,便吩咐郭嘉,“奉孝去……”
 
    他是让郭嘉去取解药,要说哪有什么解药,但是这事儿就归郭嘉去解决了。<strong>最新章节全文阅读Qiushu.cc</strong>而郭嘉一听,在心里是不住苦笑,心说自己是给自己主公出个题,结果自己主公又推给自己了,这算不算是作茧自缚呢。也许吧,不过这都不算什么事儿,自己其实早都考虑好了。
 
    所以郭嘉连忙应诺,“诺!嘉先告退!”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